记得拉拉链

=時邶∥曜
高复狗∥破写文的∥打游戏
楚留香华山

随笔

他仍记得那昏暗的岁月。嘶喊声与龙啼冲破天际,剑与魔法的交织,血与火的掠夺……记忆与辉煌陨落在历史的长河,化为尘泥碾作了沙最终印作历史上的图腾,直至再也寻不到曾存在过的证明。年少时所有的冲动与热血终被现实泼了一盆冷水,所有的希望最终都化为了迷惘,繁华落尽之后惊觉不过大梦一场。

“如此不会心存愧疚吗?”

这样也好。他这样告诉自己。这样也罢。

他懂年少时所有的悸动,也懂所谓向着目标前进的那种精神。但当所有的努力终究化为泡影,一切散尽尘埃落地之时,回首盼去才惊觉所失。
正因如此才不会再想拥有曾经的少年情怀,正因不想再失去才选择了回避,正因明白了不可能才开始寻求其他可能,正因懂得了现实才开始释怀。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可龙护住了自己的逆鳞,即便遍体鳞伤也忍气吞声。年少的白龙敛了一身锋芒隐于世间,青白的浮鳞被小心翼翼的隐去,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份如今却变成了众矢之的的根源,千方百计的解释只为了让世间不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将自己与那个数千年前的种族联系起来。
但也会在某个深夜里突然回忆起那个时代。回忆起曾经翱翔于天际的记忆,那身为龙躯俯瞰一切的那种感觉,与曾经繁华的满盈魔力的故乡,还有不知化为何物的故人们,与随着丑陋的欲望扭曲涂炭的圣灵。
当那个时代的记忆涌上心头,千年前的怨与恨与怒通过血脉的关联在心间、在脑内嘶吼。曾经为此痛苦不堪的青年也能淡然一笑,却不知这其中包含了多少不甘与无奈。

……是的,这样也罢。

他抚上了胸口的晶体,淡淡的温暖透过指尖令人稍有了几分安心的温度。晶体内部烟波流转,却仿佛在千年前就已经定格。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评论

热度(5)